台湾需要的是自信 不是警讯(何瑞恩)

最近几个月来,有关台湾命运的末日预言层出不穷,令人眼花撩乱。前美国官员一直预测中国将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历史学家和大战略家将台湾的紧张情势,比拟为当年的苏伊士运河、敦克尔克(Dunkirk)、古巴或科威特。一本知名杂志甚至将台湾描述为“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the most dangerous place on earth)。

台湾防疫沉著 远远领先世界

与此同时,COVID-19(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后,台湾恢复正常生活的速度,远远超越世界上几乎其他任何地方。台湾的领导者,尤其是蔡英文总统,始终保持冷静沉著。台湾的经济持续畅旺。而且,台湾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也获得更广泛的重视;最近全球半导体短缺告急,让世界各国的领导者深刻意识到,台湾及其企业在推动全球经济向前发展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

台湾的现实生活与许多不在台湾的人的焦虑感形成强烈对比,为何会出现这种奇怪的落差?这种恐慌多半必须归咎于北京当局在追求其野心时,展现躁进的咄咄逼人姿态。中国在台湾周边的武力恫吓愈来愈嚣张。北京当局还践踏香港的自治权,在中印边境逞强斗狠,升高在南海的军事和民兵侵扰,而且持续扩大投资可用于攻打台湾的军事投射能力。

某些西方分析家担心,台湾民众对中国持续扩张的军事力量不够警觉。他们认为,一般民众若对台湾面临的威胁有更深刻的体认,或许可以为增加防御能力的投资打造更坚强的政治后盾。然而,这些论点往往忽略一个事实,即尽管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过去二十年里变得更为强大,台湾的国防开支在政府总预算中所占的比例,却始终维持不变。换句话说,如果仅止于口头警告,不太可能促动台湾增加国防开支。

许多历史学家和大战略家都习惯寻找历史上的类似案例,来解释台湾当前的困境。这会导致扭曲的历史模拟。与此同时,大思想家们也经常只是将台湾当成强权对抗的客体,未能正视其二三○○万人民的意见,才是决定台湾未来的关键因素。

强调台湾弱点 是在帮助北京

不过,这些见解上的差异不仅仅是学术问题而已。那些强调台湾的弱点而不提供建设性补救措施的人,正在帮助北京削弱台湾人民对其未来前景的心理建设。他们也提高了台湾的风险系数,可能减损台湾吸引外资和人才的能力。北京当然乐见台湾感到孤立且不堪一击。北京企图灌输一种认知,即台湾在世界舞台上获得安全、繁荣和尊严的唯一途径,是与中国大陆统一,或者至少必须采取行动,拉近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

幸好蔡英文总统和拜登总统对这些动因了然于胸。两位领袖处理两岸议题已经累积数十年的丰富经验。他们对当前情势有各自的判断。双方都对彼此的意图深具信心。他们都不会为北京提供可以诉诸武力的借口。在应对北京的恶行所带来的挑战时,两人都将谨守分寸、深思熟虑,而且彼此协调。

日本首相菅义伟上个月访问白宫时,与拜登总统共同发出明确信号,表明美日两国对维护台湾海峡稳定的重视。他们的联合声明强调台海两岸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并鼓励和平解决两岸议题,这是自一九七二年日本与中国关系正常化以来,台湾首次出现在美日领袖联合声明之中。 世界第一和第三大经济体对于台湾的重要性创建共识,有助于破解任何企图孤立台湾的诡计。

虽然美国高层官员强调,美国并未寻求与中国进行“新冷战”(new Cold War),或有意与中国正面冲突,但美国近几个月来仍在台湾周边维持稳定的军事存在。这种姿态反映出美国在极力克制与北京直接对立的同时,仍决心维持亚洲地区的自由开放,确保其对伙伴和盟友安全承诺的可信度。

尽管这些努力并没有解决台湾的问题,却为台湾的领导者提供了强化自身立场的空间。正如我在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的同事卜睿哲(Richard Bush)在其重量级新书“艰难的选择:台湾对安全与美好生活的追求”(Difficult Choices: Taiwan’s Quest for Security and the Good Life,暂译)中所指出的,台湾必须设法克服若干重大障碍。这些措施包括编列更多政府预算以满足社会与安全需求、能源改革、司法转型、强化经济竞争力,以及加强政治团结以应对来自北京的压力等。

台湾加强实力 也能贡献国际

台湾还可以对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做出贡献,从绿能科技到打击不实信息(disinformation)、防范大流行传染病到妇女赋权(empowerment)等等。台湾在加强自身实力和解决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方面愈成功,它就愈不容易受到中国的胁迫。毕竟,台湾人民对自己的未来掌握主动权。而台湾的经验未来可以成为值得历史学家探讨的案例。

(作者何瑞恩为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自由时报0515

【作者:张国荣

本文由:ballbet贝博下载 提供

关键字: ballbet贝博下载_app下载

台湾需要的是自信 不是警讯(何瑞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