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米乐APP

m6米乐APPapp:左与右,猪与牛,朝与野(林浊水)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08-23 18:04

政党不负责任,而民众有如巨婴

关于政党属性是左派还是右派,朱立伦说:台湾两大政党都是同一派,都是“中华民国派”,每次提“减税”,两党一致赞成;提“增加社会福利”又无异议通过,不管钱从哪里来,所以都成了“债留子孙派”。台湾民主化后,为了选票、为了讨好选民,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党变一派。

朱立伦说得好。

称赞他不是因为他这样说在知识上高人一等,只有他看到这一点。事实上,增社福就必须增税,减税就必须减社福,这是基本常识,很难想像台湾政界没有人懂,所以只好由朱立伦第一个讲。真相是大家明明知道,但是偏偏装儍,装儍的理由是这样两党就可以毫无责任感地把违背起码常识的做法当做拚选票的好手段。

同一个政党,政策毫无逻辑的一贯性,有时左、有时右、可左可右、左右混乱、左右不分。台湾这种左右混乱的现象不只是出现在税-社福的政策配套上,例如在决定法定工时要怎样调整时也一样。

刚民主化时,由于国民党政权的权力基础是上层阶级,所以政党属性被认为是右派,而受中下阶层支持的民进党就被认为是左派。国民党执政时,从1984到2000年,历经16年之久,死守一周法定工时48小时的规定硬是动也不动,的确是典型死硬右派政党;相对的,民进党则一再批判,也算是左翼政党无误。到了2000年政权一旦轮替,左翼的民进党顺理成章的进行修法,要将工时改为每周44小时,(也就是两周88小时),不料,这时死硬了16年的右翼政党国民党突然从死硬右翼暴冲到极左翼,坚持非改为两周84小时不可,一下子就使民进党循序渐进缩短工时的计划被打翻而手忙脚乱。

从此,法定工时历经15年都维持双周84小时。时间既涵盖了所谓左翼的民进党执政的7年,也理所当然的被后继执政的国民党政府为展现其右翼色本色而一维持又是7年,然而,当马总统8年任期将结束,总统要选举时,这个右翼政党又暴冲成左翼,在砍7天假的条件下把工时改成每周40小时。这时民进党既然被视为左翼,便含混答应社运团体采取40小时再加7天假的方案;然而,执政后这个左翼政党又向右转弯硬是学右翼的国民党方案砍了7天假,而国民党则再跳到左边支持维持7天假。然后推“一例一休”方案的民进党在企业主、社运团体及“忽然左”的国民党三路包抄之下焦头烂额。台湾选举时两党工时政见都左翼化混过关,当选后再右转。

朱立伦说政党左右蒙混,减税和增社福硬是要兼得鱼与熊掌是台湾民主化后的现象。不过,民主化后的台湾固然如此,但是雪铁龙民主国家的常轨却正好相反。例如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极右派的候选人勒朋固然推出台湾社运人士深恶痛绝的允许各行各业依据所需,协商出不同的弹性工时政策,而标榜自己中间派但生产面右派的马克宏,还更以弹性的劳动法规,放宽每周35小时工时限制当选举政见。结果在法国高失业率超高的现实下,两人双双在第一轮投票中脱颖而出蠃得总统选举决赛权,而立场相反的左派大获其败。再如这一次美国总统大选,中间偏左的拜登政见就有台湾政党避之唯恐不及的增税一项,但是他当选了;不只是这样,更早,20几年前同样是民主党的克林顿也是在以加税为政见之下当选的。

政治家是不负责任的投机客,民众是吃奶不付钱的巨婴

像美、法这样,候选人提出在台湾政治家们认为是大笨蛋才提的政见而当选,一方面说明了美法目前的政治再怎样呈现前所未有的乱象,但是他们的候选人提政见时还是负责任的,另一方面说明他们的选民相对是成熟的,不会一心一意想白吃不必付钱的午餐,甚至既要吃还叫老板倒贴买饭钱。台湾政党政策忽左忽右,固然是不负责任的典型表现,而居然大家都认为这样才能生存,说明的更是民众根本是还没有负责意识的巨婴,虽然是成人骨架,却只顾吃奶就好,哪有要出钱付费的。

食安主义虽然属于后工业时代勃兴的新社会运动产物,不属于左右的争议的范畴,但是台湾的政治家和民众对待这议题态度-以美国莱肉进口为例,仍然和对待前面所举涉及左右的例子一样,立场跳跃,前后尖锐矛盾。

食安固然是国内议题,但是美台猪牛贸易也是外交议题。所以美国莱肉的进口便有跨党一致面对的必要。因此,当美国狂牛症落幕后,面临美国要求开放进口莱牛的巨大压力时,台湾正好是陈水扁进入看守政府的阶段,陈水扁透过AIT官员杨苏隶向即将上台的马英九表示,莱肉的进口既然是台湾绝对闪不过的,所以他愿意在两党一致的国际惯例下,和马互相背书,一齐承担开放后必须面对的民众压力。陈要求马的背书当然是必要的,因为国民党占有国会绝对多数的席位。不幸,马拒绝了,于是莱肉进口就被搁下来了。马的理由是这是执政党的责任,陈水扁必须自己解决。毫无疑问的,这太短视了,因为当陈水扁没有能力解决而不解决时,将来解决的责任,上台的马和国民党绝对逃不掉,那时国民党必然要片面承受来自美国的压力。结果一如预料的,马终于顶不住压力宣布莱牛解禁,这时民进党就老实不客气地全力痛批了,马总统就只好领著国民党一党饱吞苦果。如今还惨被陈水扁奚落如果“当时如果愿意一起承担,(后果)又不一样。”

为斗赌性命

正因2012年开放莱肉进口被民进党修理得太厉害了,因此,今年蔡政府对当年全力阻挡美牛进口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就开放美猪进口,恨在心头的国民党也就竭尽所能地报复回击。结果蔡英文和苏贞昌两人声望同时应声重挫。然而,当国民党见好不收,进一步杯葛苏贞昌在立法院上台备询、秋斗动员、在国会丢猪内脏,过火的追击,又蒙受社会舆论猛烈反击,最后落得两党两败俱伤之局。

最近拜登声明美国经济状况改善前不会进一步谈判经贸协议,于是斗志高昂的深蓝经济学者便起哄呛声,台湾以美猪换协议注定落空,白白牺牲了,一副把自己内斗的胜利押宝在拜登永远搞不好美国经济上面似的,言下之意,只要美国搞不好经济,民进党就爬不起来,国民党就可以活得很幸福中似的。美国经济永远不好台湾真的才会幸福?真是斗到为斗赌性命!可怕!

冤冤相报没完没了

据最近tvbs的民调,国民党的民众反莱克多巴胺的热度高得吓人,高达91%反对开放美猪进口,这样的民意高支持度当然让国民党可以说他们激烈杯葛的大动作,完全是因为自已既具有高尚的、强烈的食安信念,又怀抱对自己民众强烈的责任感的必然结果。

是这样吗?

没有错,今天国民党民众高达91%反对开放美猪进口,反莱反得够激烈;然而,这样的民众在2012年却是挺莱肉进口的,而且支持度还高达70%,挺莱挺得顶激烈的!虽然是莱牛不是莱猪,猪牛不同,但是其为莱有什么不一样?至于民进党民众,2012年高达63%坚持只要是肉有莱就不可以进口,莱克多巴胺必须零检出,否则反对进口到底;然而今天变成开放的压过了反对的。

两党有志一同,只要执政就推动莱肉进口,只要在野就誓死反对。没有的是价值立场前后的一贯,有的是强猛的斗性和高度的投机性。这太悲哀了。然而更悲哀的是两党死忠的民众,完全让两大党拎著走,没有自己的价值信念,什么食安、什么反莱,都是假的,只有一味心甘情愿地成为两党互斗的工具而已。最后两党便立场不断变来变去地进行冤冤相报的斗争大业,搞到的当然不只是两败俱伤,政局还因此动荡,国家利益、国民权益更大受损害。

除了为莱肉大战,进行冤冤相报之外,另一个冤冤相报的食安大战现在又被危疑的世局牵引而蓄势待发。

中国为了应付中美大战,被美国逼到面临产业链脱钩的危机,于是加快脚步加入了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协定RCEP,整个台湾在经贸上被边缘化的危机感陡然上升,积极加入日本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自然成了朝野共识。只是日本的态度是欢迎台湾加入,不过福岛核食的问题必须解决。

2012年马政府本来就打算透过行政命令修改辐射食品标准,替核灾区食品开个门,不料当时民进党一面高呛必须加入2011年美国倡议的TPP(CPTPP的前身),但是一方面又不惜一切代价挡下福岛农产品的进口,后来2015年马政府态度松动,又被民进党炮轰为“蓄意杀人”,卫福部是“喂毒部”。如今加入CPTPP的急迫性更加上升,民进党和过去的马英九一样寻求解套福岛农产品进口,只是风声才放出来,国民党已经磨刀霍霍准备复仇了。中美经贸大战,风暴是如此凶险,而两党带领巨婴队伍之斗居然也益形凶恶,台湾内外交逼,情境真是太悲惨了。

台湾非一直困在两党冤冤相报,国家蒙受灾难的困境中不可吗?

怎样脱出困境,寻求政党和解吗?道德家们这样呼吁,但是坦白说,由宽恕而彼此和解是很少人做得到的事,何况两党几十年来的冤冤相报过程中,累积的情结那麽深刻,再加上竞争本是政党间的常态,甚至是政党的责任,一旦竞争人性之常是难免心不平气不和,那要怎样和解?因此宽恕和解的道德高调,不必再唱,政党只要低调多多地爱他们自己的群众,用爱把他们拱起来,让他们可以在政坛吆喝死忠群众就好。不要再为了让群众起乩动辄喂他们安非他命,以致于脑残而长成巨婴。

向拥戴自己的群众负责很难吗?现在朱立伦都已经为过这一关起了一个头了。那麽,呼吁国民党依朱立伦点出的政党伦理,也是像在“收税政策-福利政策”间必须取得合理权衡,不能鱼与熊掌兼而得一样地觉悟,明白地、负责地向爱自己的群众说淸楚,在食安绝对主义和参与CPTPP乃至台美贸易协议间,党已经做好负责的选择,将来将会一贯地坚守理念,请群众支持;同时,呼吁民进党,做一个负责任的执政党,也得为自已曾经变来变去向自己的群众道歉,并告诉他们,党已经做好明确的选择,将来绝对不再前后矛盾。

至于群众巨婴状,这的确是个事实,但是假如群众永远巨婴,那麽所谓民意如流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的事就不会一再重复发生了。所以要两党成为负责任的政党,不是课政党以伟大的道德要求,而是让政党拥有得到自已民众信赖而可以永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就是这个道理制约了个性自私骠悍一点也不输台湾人的西方人,把他们型塑成如今差堪肯定的样貌。无论如何,美法政党如今做到的,基于人性普遍性的事实,台湾的政党实在找不到理由说自已做不到。自由时报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