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米乐APP

【台版钢铁人】曾是被放弃的孩子,他如何热血玩实验做出核融合?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1-08-23 18:04
近日有美国12岁学生做出核融合装置,创下最年轻的金氏纪录,但其实早在六年前,台湾就有一位“台版钢铁人”──陈国益做出类似的核融合实验。然而,陈国益不但没有掌声,还差点被原能会处罚。台湾教育体制其实不鼓励创新,究竟,陈国益如何靠著热血玩实验,一步步踏上钢铁人的科学自学之路?

这几年,有大学教授定义台湾的年轻一代是“无动力世代”:他们对未来茫然,对任何学习都提不起劲,急需教改拯救。然而,当台湾偶然出现了超有创新热情的学生,我们又是怎么对待他的?

今年10月15日,原能会终于还了一位年轻学生一个公道。他是陈国益,六年前还是台东大学大一生时,因为做核融合实验差点遭原能会处罚。

没想到,今年10月,美国有一位12岁学生Jackson Oswalt做出核融合装置,,不但未被处罚,还在美受到公开赞扬。这才让许多人意识到,平平都是作核融合,为何美台两地学生的遭遇是天差地别?是否反映出台湾的大人们对年轻人创新的态度,常是“看不起、看不懂,又想阻拦”?

▼ 美国做出核融合装置的12岁学生Jackson Oswalt

美国学生做核融合好棒棒,台湾学生却差点被原能会处罚!

也因此,在10月15日立委质询下,原能会改口,指出当年没有想过处罚陈国益,只是担心辐射外泄而已。相较起六年前曾轻下断语:‘如果有学生能做出核融合,那科学家都要跳楼!’前后反应可说是大不同。

还好,如今早已从当年的大学生,变成职场人士的陈国益,没有因为当年冲击,改变做科学家的初衷。他去年已赴对岸就读北京清华博士班;由于疫情暂时回台,目前在新北的铠柏科技公司担任首席科学家的职位,协助产品研发。而这些年来,指导过他的多位老师都说,陈国益正代表了台湾做科学创新,最常被低估的那一类人才。

为什么?其实,这和他从小学习特质,和一般理科优等生的方向180度不同有关。

“他是师傅型的人才、实作领域的唐凤。算微积分他不是最强,但很多名校博士生,怎么弄都弄不好的实验装置,他却能靠用手边器材改装、或自制,用直觉弄弄马上搞定。这样的人,在台湾非常稀有!”熟识陈国益的教授,如此赞许。

现年25岁的陈国益,是出身于台南的蓝领阶级小孩。生父很早去世,母亲与继父之前都做过工地,后来转做餐饮。陈国益唯一上过的课外补习就是安亲班。他只记得,在那里,只要不乖乖写字,就会挨老师藤条打。但这远远不能满足,从小就很会拆电器、也很爱拆电器的他。

“台版钢铁人”曾是被放弃的小孩

由于在体制内教育,实验课少也不被重视,他的学科成绩则不太好。在妈妈眼中,他更被认定是不会念书、只能放弃的小孩,母子关系一度很疏离。

还好,到了上高中,终于出现了一位懂他的老师。他,是台南北门农工的谢坤峻老师。其实,谢坤峻在校任教的科目是化学,但陈国益的化学念得并不算好,是观察入微的谢老师,看出这个孩子不同的潜力,喜欢在自己座位上搞些有的没的小东西,兴趣应该是在机械实作。

“他喔,喜欢的课程就全程贯注,没兴趣的就,呵呵呵。但因为我年少时也走过这一段,很能体会。这类小孩你能做的,就是陪伴,不是介入。”谢坤峻回忆说。

谢坤峻后来容忍他不用太专心上课,更曾带陈国益去参观其他大学的实验室。就是那天,他明显看到陈国益的眼睛全亮了,实验热情大爆发。后来全心朝这条路去发展,也就可以想见。

陈国益就是爱玩实验,核融合只是其中之一!

然而,陈国益因为花太多时间实验,笔试成绩不佳,上不了名校,最后选择了台东大学就读。然而,陈国益自己没太多挫折感。因为那时已确立志愿,要成为科学家。

面对各类实验,他像个进了乐园的孩子,什么都想玩;会花长时间上网研究前人做的创新成果、并参与相关社团交流,自行仿效学习。他试验过的实作种类非常多元,兴致一来有时还会半夜去拍天文照。也因此,后来意外爆出名声、为他赢得“台版钢铁人”称号的核融合装置,只是他研究高能物理实验中的其中一种尝试而已。

图/陈国益获得“台版钢铁人”称号的核融合实验。陈国益提供

也因为摸索类型多元,让他在打造实验原型机时,自学了3D绘图与3D打印、车床、CNC、焊接等五花八门的技术。这些历练,后来在他申请研究所,以及找工作的时候,都意外成为帮他推上生涯新高点的优势。

他回忆说,每次分享这些经验,教授与老板常常第一句话就是:你会的东西也太多了吧!

多位老师相挺,但他差点烧掉中山物理楼!

另一方面,陈国益在上大学后,也幸运地遇到了更多懂他的师长。在大一那年因为网上公布自己核融合实验心得,意外换来原能会关切后,台东大学的老师们,并没把陈国益当作麻烦学生控管,反而注意到他的潜力,积极帮忙引荐各校教授交流。就此让他结识了中山、中央、台大、清大等大学教授。

除了因此让他的实验功力,一路从土炮级提升到硕士级外,不少教授更常被他过人热情感动,会主动出借实验室,或赞助少许资金。

曾出借校内实验室给陈国益的中山大学物理系教授陈永松,就是其中一位。他苦笑回忆,陈国益那年带著台东大学同学来做实验,许多系上老师至今印象深刻,因为他们有次操作不慎,差点把物理大楼烧掉。但,他有时还挺怀念。

他感叹说,中山大学是升学排名前五顶大,收的大多是爸妈努力栽培的优等生。然而,陈国益做实验创新的热情,极少在这类优等生上看到,并不是台湾这样的人太少,而是多在僵化的教育思惟下被磨光了:老是鼓励孩子在教室里算公式、不是实作。只有陈国益因为天生性格异常热情,才有办法坚持下来。

台湾孩子被“喂”太多资源,却缺乏美国动手做精神!

他进一步强调,国内常有人检讨台湾创新能量不足,说到根本,也许是教育端培养人才方向歪了。而台湾的爸妈,在培养孩子时,又常急著“喂”孩子太多资源,却太少自我探索空间。

反观美国,陈国益这样的学生,在当地就较常见。因为美国人崇尚孩子要独立,买车会买二手车,要小孩自己修,有不少发明家就这样在车库玩玩弄弄,找到创新契机。

所幸,在陈国益大学毕业后,即便他依旧不爱念没兴趣的书,连通识课都曾被当,由于这些年扎实的实作成果备受教授认可,在申请研究所时,中山、成大都抢著收,最后顺利进入成功大学太空与等离子研究所攻读硕士。

在那期间,他主动发起的研究项目,获得所内青睐,最后师生合作取得科技部220万经费,成果也受到认可。

图/“台版钢铁人”陈国益(中)、曾指导他的成功大学太空与等离子所助理教授张博宇(右)。取自陈国益脸书

面对原能会的改口,陈国益表示一切淡然。他只笑说,当年曾等著对方派人来验辐射外泄,结果都等不到人。而目前,博士班是靠远距方式在完成;意外进入职场的日子,则是跟以前差不多,常常因为做各种研究做到乐不思蜀,很晚回家。但对他来说,有实验做的人生,就是幸福。

至于现在的新课纲,能否真正拉拔出更多像陈国益这样的学生?谢坤峻、陈永松两位指导过他的师长,都语带玄机地说,用成果来检验,最踏实。如果未来他们能在学校里看到有更多热爱做实验胜过一切的学生,也许就成功了。